陈妇喜乐 - 优优色影院



  小小城。
  什么是小小城?就是比小城还要小的城。这里的派出所,可以用手指头数出来,商场可以用手指头数出来,甚
至连公共厕所都可以用手指头数出来。所以这里是小小城。
  听说前一阵风闻要把这个地方改市为县,后来则不了了之,因为领导说得好,老百姓有不同的意见啊!怎么能
从市民一下子变成县民了呢?老百姓有顾虑,害怕会变下去,从县民再变成村民,连户口都改了!
  领导的这段话,最终成了一个笑话,其实是领导有顾虑,他害怕自己从市长变成村长。所以小小城保留下来。
  我就出生在这个小小城里,生在这里,长在这里,如今都快到不惑之年了,还是混在这里,只不过越混越惨,
和这里的许多女人一样变成了为这个城市创收的主力大军。
  领导要面子,怎么才能有面子呢?修路吧,领导一句话,在小小城的中心开了一道大口子,所有的工厂、房屋、
商店全都让路,听说开了这么个大口子花了好几十万,你没那个能力就别上了呗?不行!领导说了,不能干「半截
工程」,不能让全市人民戳领导的脊梁骨,所以领导想办法,召开了一个在小小城管辖范围内所有工厂、企业老板
的动员大会,市政府把修路的钱摊派到这些企业头上,好处是可以在政策上放宽。
  这一切的一切,最终的结果就是,路没修完就停工了,企业没看见路修完就死掉了,大家一起下岗了。我就是
这么下岗的,原来每个月还有400块钱的工资,虽然不算富裕,可也是「小康」了,现在可不错,一步到位,退
休了。只不过没有退休金而已。
  大白天。
  房间里拉上了窗帘,我穿着一条紧身亮皮裤,上身没穿衣服,两个因为发育过盛的饱满大奶子垂在胸脯上,我
坐在床沿上,面前站着一个年轻人,我正帮他脱着衣服。
  年轻人的个头不高,体形也不算胖,短发,普普通通的一张脸,单眼皮,尖头鼻子,中正口,这个年轻人是我
的老客户了,从他第一次玩娘们儿起就是玩的我,后来就一直联系着,因为他有钱,所以我也十分和他保持联系,
有很长一段时间我的生活费都是他给的,他姓孙,叫孙雨。
  时间长了才了解到,原来他的家里也在这个小小城里很有名气,他父亲在市政府里当头头,他母亲是学校的校
长,他叔叔是警察,他舅舅是税务,其实我也不在乎他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在我看来,这个世界上只有钱是真的,
其他的都无所谓。
  「孙哥,今天没课?这么早就过来了。」我笑着问。
  虽然面前的这个年轻人比我小12岁,可我还是这么称呼他,因为这样男人会觉得很有面子,尤其是这样血气
方刚的年轻人。
  「嗯,今天的课没什么意思,不去了。」孙雨说。
  我解开他的裤子皮带,帮他褪了下来。
  「那就在我这儿呆着,我陪你,中午我给你做饭吃。」我高兴地说。
  孙雨看看我,笑眯眯地说:「那就看你这个老娘们儿的表现了。呵呵。」
  我笑着说:「我那几下子你还不知道吗?怎么浪怎么有,爽你。」
  孙雨忽然想起了什么,说:「喂,前天我跟我二叔去闸西市场抓嫖去了,你说的那个大浪姐儿正他妈撞在我二
叔的枪口上!我操!我们当时一个葑右桓鑫葑拥奶呙牛韪厶ǖ木似频模∥梗悴履歉龃罄私愣缮赌兀
俊?
  我笑着说:「还能干啥,没男人的时候自己捅,有男人的时候鸡巴捅,她屋子里有男人吗?」
  孙雨说:「有!我告诉你,有他妈三个男人呢!那个大浪姐儿撅着个大白腚趴在床上,一个男人插屁眼儿,一
个男人插大屄,一个男人插她嘴!我操!那个浪啊!
  当时看得我鸡巴直硬!恨不得马上跑到你这来!「我听完,瞪着眼睛说:「我操!大浪也真会挣钱!还是她在
南边混过,了解行情,人家真会挣钱。」
  孙雨一听,笑着说:「李美丽,要不我也找几个哥们儿来,跟你一块操?」
  我笑着说:「怎么都行,反正一个羊也是赶,两个羊也是放,只要价钱公道。」
  孙雨把裤衩脱下来扔到一边,挺着大鸡巴站在我面前说:「完了,那个大浪姐儿,怎么也要在派出所呆个15
天,这下子你高兴了吧。」
  我一边用手撸着孙雨的鸡巴,说:「高兴啥?以前我是恨她,她老抢我的买卖,不过现在我又不和她在一起了,
其实想想谁容易啊?」说完,我小嘴儿一张开始唆了他的鸡巴头儿。
  孙雨虽然年轻,可他的鸡巴却是屄里的常客了,鸡巴茎粗而长,鸡巴头儿也大,最要命的是两个大蛋子儿,个
头儿又大又圆,每次他射精的时候几乎都是射在我的小嘴儿里,白色的浓浓精子一股一股的,好象总也喷不完似的,
最好笑的是有一次他两个星期没来找我,来了以后刚玩儿了一会儿就要射精,那一次他不但在我的小嘴儿里射,脸
上也射,最后两个大奶子上也射的都是,大鸡巴就跟尿尿似的,这几年下来,他至少有好几斤的精子留在我这里了。
  我一边唆了着他的鸡巴头儿,一边品着味儿,孙雨笑呵呵地看着我,问:「怎么样?」
  我吐出鸡巴头儿笑着说:「孙哥,味儿够冲的。」
  孙雨笑着说:「那是自然,这才够劲儿!这才爽!」
  舔了一会儿鸡巴,孙雨让我站了起来。
  我站起来,因为我的个子本来就比他高,又加上穿了白色的高跟鞋,所以孙雨刚好到我的胸脯。孙雨一头扑进
我的怀里,一张嘴,叼住一个奶头儿猛的吸吮起来。
  因为年纪的关系,我的体形自然比他宽大,所以我索性把他搂进怀里。
  孙雨一边吸吮奶头儿,两只手也绕到我的屁股上用力的捏着屁股上的嫩肉,紧身亮皮裤已经将我的下身紧紧地
包裹起来,凹凸必现,修长的大腿,肥硕的屁股,细细的腰身,再配合上长长的头发,鸭蛋脸,大眼睛,双眼皮,
翘鼻子,小嘴儿,如果不是年纪大了点,有了皱纹,我还真有心和那些夜总会的小姐比一比呢。
  这条黑色的紧身亮皮裤是孙雨给我的,虽然是半旧的,可我穿着还挺合适,本想有了一条还算高级点的裤子,
可谁知道孙雨竟然在裤子的前后分别开了两个洞,前面露着屄,后面露着屁眼儿,这下我也只能在接待他的时候穿
了,真真是可惜了这么好的一条裤子。
  孙雨摸着屁股,很自然的就把手指插进屁眼儿里抠挖起来,我一边浪浪地哼哼着,一边搂着孙雨。孙雨上下其
手,前面抠屄,后面抠屁眼儿,嘴上叼奶头儿,这一阵的揉搓,直弄得我心里痒痒的,急忙说:「孙哥,上马吧?」
  孙雨笑呵呵地看了看我,说:「好!待俺提枪上马冲杀一阵!」
  说完,我们滚到了床上。
  上了床,我趴下,高高的撅起屁股,孙雨一下子跨在我的身上,大鸡巴在屄门儿蹭了蹭,就合着粘粘的屄水儿
「滋溜」一下钻了进去,一插到根。
  「啊!……」我长长的叫了一声。
  孙雨骑在我的屁股上,两只手抓住我的奶子,屁股开始前前后后的动作起来。
  「扑哧,扑哧,扑哧,扑哧……」硬梆梆的大鸡巴来回操着屄,成熟的浪屄里喷出丝丝的淫水儿,弄得屄毛儿
湿乎乎的,坚硬的大鸡巴头儿在屄道里来回摩擦,刮弄得里面的嫩肉一缩一展的,每次大鸡巴都狠狠插入都直进子
宫,这样的插法,就是再浪的女人也会乖乖地叫好听的。
  「啊!啊!亲祖宗!啊!啊!啊!……嘶嘶嘶嘶嘶嘶嘶……哥!亲哥!……使劲!
  用力!「我一边高声地淫叫着,一边激烈的扭动着肥硕的屁股,一下下的迎合着孙雨的大力抽操。原本已经老
化的床铺在我们的激烈折腾下已经」吱吱「发响了。
  孙雨热身以后,他拔出大鸡巴对我说:「来,来个传统式。」
  我笑着翻身躺在床上,两条大腿大大的分开,然后高高地举了起来,孙雨蹭到我的腿间,把我的两只脚抗扛在
肩膀上,他对我说:「叫声好听的。」
  我笑着说:「好老公,快来操屄,咱们过性生活儿。」
  孙雨听完,乐呵呵地挺着大鸡巴插了进来。
  粗大的鸡巴插在浪屄里,热热乎乎的十分好受,随着大鸡巴的操弄屄里的浪水儿淫液一股股的往外冒,插起屄
来发出「扑哧,扑哧」的响声,孙雨就爱听这个声儿,大鸡巴更加撒欢儿地猛干起来。
  「扑哧,扑哧,扑哧,扑哧,扑哧扑哧……」
  「哦,哦,哦,哦,哦,哦……孙爷爷!哦…亲爷爷!……操啊操!…」
  我一边乱叫着,一边扭动着肥硕的屁股刺激着孙雨,一股股的淫水儿一直流到亮皮裤上,两个粗大的鸡巴蛋子
拍弄着我的屁股,顿时肉香四溢。孙雨的大鸡巴越插越硬,越操越热,我们陷入了彻底的淫乱中。
  孙雨这一上手就是狠狠的几十抽,这几下猛弄,我也来了骚劲儿,只觉得屄里,屁眼儿里刺痒得难受。正在这
时,孙雨拔出了鸡巴,对我说:「来,唆了唆了,唆了干净了。」
  说完孙雨一屁股坐在床上,我急忙一骨碌爬了起来,跪在孙雨的两腿之间,小嘴儿一张,叼起鸡巴头儿猛舔猛
吸起来。
  孙雨的大鸡巴头儿上毡满了黏糊糊的淫水儿,我耐心地用舌头舔着,只听孙雨道:「怎么样?」
  我抬头浪笑着说:「还凑合。」
  孙雨笑着说:「呵呵,一会儿才是正餐呢,你这个骚娘们儿,一会儿看我怎么搞你。」
  我浪笑着说:「小祖宗,您老积点德吧,每次让你搞完,人家嘴里都是臭烘烘的,几天都下不去,吃饭都不是
滋味儿。」
  孙雨笑着说:「那只能怪你这个骚老娘们儿太骚,上完茅房不把你那个屁股弄干净了。」
  我笑着拍了他一下,说:「那也能怪我?还不是你告诉我的,说什么屁股太干净,搞起来没啥味儿,以后不准
我弄屁股,有一次,我忘记了,你那个不乐意啊,连着一个多星期没上我这来。」
  孙雨笑着不说话了。
  我又舔了舔孙雨的大鸡巴。孙雨看看差不多了,他叫我撅起屁股。我趴在床上,分开大腿,高高的撅着屁股,
两片雪白的臀肉微微的分开,一个黑色的屁眼儿露了出来。
  孙雨站在我身后,一边撸弄着大鸡巴,一边冲着我的屁眼儿吐了口唾沫,然后把大鸡巴头儿顶在屁眼儿上,只
稍微一用力,只觉得「滋溜」一下竟然整根大鸡巴「滑」进了屁眼儿里去了。我立时发出「啊!」的一声。
  mK4孙雨将大鸡巴一插到根,然后慢慢的做小范围的动作,粗大的鸡巴头儿仿佛一直插到我的肚子里,我只
觉得后面又搔又堵,孙雨故意的不大动作,我知道他这是使坏呢,也不说,只任由着他胡来。
  玩女人嘛,怎么叫玩,就是男人要玩出乐子来,玩上瘾,我的岁数比孙雨大了足足一旬,这么一个大女人,任
由着他摆弄,他怎么能不上瘾呢?他要是不上瘾我的生活费也没地方找去了。
  孙雨动作了一会儿,慢慢地从我屁眼儿里抽出大鸡巴,硬梆梆的大鸡巴「扑棱」
  一下弹了起来,大鸡巴头儿,鸡巴茎上粘满了屁眼儿里的新鲜货,顿时我就闻到了。
  孙雨也不说话,一伸手抓住我的头发,让我转了过来。只见他笑眯眯地对我说:「骚老娘们儿,来,你老公请
你吃大餐,过来,给我好好品品。」
  我浪笑着拍了孙雨屁股一下,说:「你这个小冤家!就不能改改这个毛病?这也就是我,换个娘们早让你吓跑
了。不过,怎么可说好,钱的方面,你可多给点。」
  孙雨着急着说:「哪次我少了给你钱了?快点,快点。」
  我这才凑到他的鸡巴跟前,张开小嘴儿,任由孙雨将大鸡巴头儿插进小嘴儿里。
  粗大的鸡巴头儿带着一股股的淫骚味儿插了进来,每每玩儿到这个时候,我就会发浪发骚,一股股的闷骚让我
觉得浑身都不自在,只想着尽情唆了嘴里的鸡巴头儿,浪屄中的淫水儿猛向外喷,屁眼儿里刺痒难耐,两个大奶子
也不自然的一挺一挺,浑身发热,口干舌燥,一心只想着大鸡巴了。
  好一阵的唆了,孙雨见差不多了,大鸡巴一挺,从我小嘴儿里拔了出来,对我说:「来,继续。」
  我应声翻了个身儿,还没等我趴好,孙雨已经急不可待的将大鸡巴再次操进屁眼儿里,猛烈地操了起来。
  「嘶……嗯……哦,哦,哦,哦,哦,哦……」随着孙雨用力猛操,我一下下地晃动起来。
  「扑棱」孙雨狠干了几下后,再次将大鸡巴拔了出来,对我说:「来,玩儿个造型。」
  孙雨站在床上,我也从床上站了起来,和他面对面,孙雨扬起手按在我的头上,我直挺挺的跪在他的面前,两
腿并拢,屁股故意的向后挺,上身前倾,两这小手捏着自己的两个奶头捻着,润滑的香舌舔着嘴唇,一边还要尽量
的淫哼:「嗯…
  …哦……哦……嗯……「
  孙雨看见我浪到如此地步,这才满意地将大鸡巴头儿挺到我的面前,让我伸着脖子张开小嘴儿狠狠地唆了着他
的鸡巴。也不知道从哪次开始,孙雨特别喜欢我的这个造型,有一次他在这个造型上射了精子,可还不算完,竟还
要我继续,直到唆了出他的一泡热尿来才算放过我。
  我伸长脖子,一口口地给孙雨唆了着大鸡巴,鸡巴上的那些新鲜料全被我用柔软的香舌卷进肚子里去,大鸡巴
头儿上不停地分泌出一股股的粘稠的淫水儿,也全被我照单全收了,整根大鸡巴的淫骚闷臭的味儿让我更加地发浪
起来,直把两个奶头拽得老长。
  孙雨一边看着我,一边高高的挺着鸡巴,看得出,他也是强忍着不射,孙雨虽然玩儿过不少女人,可毕竟是年
轻人,能坚持到这个程度已经了不得了。
  「扑」的一下,孙雨拔出鸡巴,他快速地走到我的身后,再次插入屁眼儿快速地操了起来。
  就这样,玩儿一会屁眼儿唆了唆了他的鸡巴,玩儿一会屁眼儿唆了唆了他的鸡巴,几次下来,孙雨就来性了。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只听孙雨猛猛的哼了一声,大鸡巴瞬间变得又粗又大,两个大蛋
子儿猛的一挤「呲!」的一下,一股浓浓稠稠的火热精子喷射出来!正好射进我的嗓子眼儿里,直接下肚了。
  「呲呲呲呲呲呲呲……」孙雨躬着身子,两只手紧紧抓住我的奶子,大鸡巴头儿插在我的小嘴儿里一下下的射
着精子,火热的精子尽数射了进来,被我一一吞下,也不知道是个什么味儿,反正怪怪的。
  「嗯……」最后的用力一挺,孙雨的鸡巴迅速软了下去,他也瘫软在床上,我也顺势躺在床上呼呼的喘着粗气。
  射精以后,孙雨和我都休息了一下。
  孙雨躺在床上,两眼四处晃动,说:「你这个破房子也真够破的了,我给你找个房子,你也换换。」
  我看看四周发灰的墙壁,破败的窗户用一层塑料挡着,房间里,除了一张床还象点样子外,几乎没什么象样的
东西了。
  我说:「我也想换个房子,可是没钱。」
  孙雨说:「你多找几个男人不就有钱了吗?」
  我看了他一眼,说:「我也想多找几个男人,可人家都找年轻漂亮的女的去了,谁能看得上我?也就是你,偏
好这么一口儿。」
  孙雨想了想,说:「也是,现在外面漂亮的闺女多了,只要给钱,什么都能干。」
  中午。
  我从床上起来,笑着对孙雨说:「中午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孙雨从床上爬起来,抓过裤子,从口袋里一边掏钱一边说:「你去买点肉,给我做个小炒肉,再买点干菜,如
果有墨鱼,再买点墨鱼,回来拌着吃,另外,再买两瓶啤酒,外加两个馒头。」
  说完,孙雨从口袋里掏出二十块钱扔给我,我穿好衣服出去了。
  下了楼,到了外面,我才发现外面的天阴阴的,已经下起了蒙蒙小雨。
  到了市场,买来了东西,我就在楼道里点上火给孙雨炒菜。每次孙雨在这里吃饭,我也可以跟着改善些伙食,
所以做起饭来格外的仔细。
  不一会儿,饭做好了,我和孙雨就在床上摆好盘子吃了起来。
  「下午就在我这儿呆着吧?」我问。
  孙雨想了想说:「别的地方也没什么意思,我也没想好,就在你这呆着。」
  我高兴地笑着说:「下午吃完饭,你再好好爽几次,省得在学校里闹鸡巴痒痒。」
  孙雨喝了口啤酒说:「你还别说,有时候在学校里真就想找个女人打打炮,看着我们班的那些女生,我操!
  真想干她们!「
  我笑着说:「干那些小丫头有什么意思?毛还没长齐呢!再说,人家能让你白干?」
  孙雨笑着说:「就这么一说,每次还不都是跑你这里来?」
  孙雨吃了口菜继续说:「现在吧,也没什么新鲜段子,你想点好玩儿的。」
  我吃了口馒头说:「要不咱们还象上次似的,我装淑女?」
  孙雨摇摇头说:「没啥意思。」
  我想了想说:「要不,象那次,我装你们老师?」
  孙雨摇摇头说:「也是没劲。」
  房间里一时沉默下来。我和孙雨都不说话,抓紧吃饭。
  我喝了口酒,把嘴里的饭菜咽下去说:「要不,咱们玩儿强奸?」
  孙雨听完说:「哎呀,有什么意思,不是玩儿过了吗?」
  我挠了挠头说:「那我也想不出了。」
  孙雨喝了一大口酒又吃了口菜说:「慢慢想,反正有的是时间。」
  我笑着说:「对,对,来,吃饭。」
  我们两个狼吞虎咽地把所有饭菜都吃了,收拾下去以后,我脱光了衣服陪着孙雨躺在床上,孙雨摸着我的屁股,
说:「上次我给你的那双丝袜子呢?穿上,穿上。」
  我点点头,一边答应着,一边下地。在墙角放着一个红色的木头柜子,我打开盖,里面放的是我的衣服,多数
都是不能再穿的破衣服,孙雨给我的一双半旧的肉色连裤丝袜子就放在上面。
  我拿出丝袜子,回头笑着对孙雨说:「是这双不?」
  孙雨点点头。
  我拿着袜子走到床边,一边穿,一边说:「这袜子是你姐的?」
  孙雨点点头说:「嗯,我偷的,不过也旧了,她也不找了。」
  我笑着说:「上回你拿来的时候,我没仔细看,后来一看,你猜怎么着?」
  孙雨看着我说:「怎么着?」
  我笑着说:「那袜子的裤裆上还有两根儿屄毛儿呢!哈哈。」
  孙雨听完,也『哈哈‘的笑了起来。
  孙雨笑着说:「那肯定是我姐的!哈哈!逗死了!」
  我也笑着说:「你姐的屄毛儿还真就挺长的。」
  孙雨笑着说:「我姐可比你又年轻又漂亮,当然什么都比你强了。」
  我穿好丝袜子,上了床,对孙雨说:「孙哥,再叼叼鸡巴?」
  孙雨点点头说:「要不干啥去呢?」
  我让孙雨分开大腿,我跪在他的两腿之间,张开小嘴儿开始叼着他的鸡巴。一开始,孙雨没什么反应,鸡巴软
软的,我扒开鸡巴头儿用舌尖往鸡巴缝里钻,一边钻一边用小嘴儿细细地唆了着鸡巴头儿,顿时口口的香唾就把鸡
巴润湿了。
  五、六分钟以后,孙雨的鸡巴逐渐有了硬度,对我说:「过来,我摸摸。」
  我吐出他的鸡巴,侧身躺在他身边,孙雨从床上起来,六九式的将大鸡巴插在我的小嘴儿里,然后两只手分开
我的大腿,隔着丝袜子摸屄,一会儿抠抠,一会儿搓搓,一会儿拍拍,三下两下,我就被弄得有了淫水儿了。
  孙雨乐呵呵的摸着我的屄,然后他把将我的一只丝袜子脚举了起来,放在鼻子底下闻了闻,说:「哼!真他妈
够味儿!我姐特懒,她的袜子都这么大味儿!也不洗洗。」可孙雨嘴里说不乐意,却闻得十分起劲儿,嘴里嘟囔到
:「一会儿老子非让你啃啃不可……熏死你……浪婊子……」
  孙雨一边说着,我只觉得小嘴儿里的鸡巴逐渐变大,变硬,变粗,从鸡巴头儿上涌出一股股的粘水儿,我急忙
用小嘴紧紧地包裹着鸡巴头儿,头一上一下的狠狠地唆了起来。
  「嘶……晤唔唔唔……嘶……哦哦哦哦……嘶溜……嘶溜……」我尽量张开小嘴儿,大口大口痛快地唆了着孙
雨的大鸡巴,在我眼里,孙雨粗硬的大鸡巴仿佛成了一根香肠,骚烘烘的淫臭味儿让我也兴奋起来。
  我吐出鸡巴头,转向他的两个硕大的鸡巴蛋子儿,真纳闷,他是怎么长的?年纪轻轻竟然有这么两个大蛋子儿,
难怪他射精的时候总是象撒尿似的,那一股股热乎乎的精子几乎是连续不断地喷出来。我一边用舌头舔着他的蛋子
儿,一边用手摸着孙雨的屁股。
  孙雨摸了会儿屄,觉得差不多了,招唤我说:「来,撅那。」
  我从他身子底下钻出来,刚想趴在床上,孙雨又说:「算了,你下地,趴床沿上吧。」
  我从床上下来,站在床沿边上,把丝袜子一直褪到脚脖子,然后两腿微微的分开,撅起屁股趴在床沿上。孙雨
见我趴好了,他这才从床上跳到地下,走到我的身后,把鸡巴头儿顶在我的屁眼儿上,然后往我后背上一趴,两只
手绕到前面分别抓住两个大奶子,屁股一耸,将大鸡巴插进屁眼儿里,微微发出『扑‘的一声,大鸡巴一插到底。
  「哦,哦,哦,嗯,嗯,嗯,嗯,嗯……」孙雨一边快速地耸着屁股,一边狠狠地捏着我的两个松软的大奶子,
我也淫叫起来。
  屁眼儿里的大鸡巴,又硬又粗,长长的直插进肚子里,孙雨特别喜欢操屁眼儿,每次到我这里来都少不了这个,
孙雨曾经对我说过,他特别喜欢我那肥大软滑的大屁股,尤其是屁股中间的那个小屁眼儿,看着又小又紧,可插进
去却是别有一番天地呢!
  猛一插入,只觉得屁眼儿里的层层嫩肉热热乎乎的,紧紧地将大鸡巴茎包裹住,又暖又滑连抽都抽不动,可一
旦微微用力便可抽操起来,一将抽操屁眼儿,只觉得大鸡巴十分的舒服,屁眼儿里竟潮湿滑溜起来,越是抽操就越
想继续,大鸡巴也越是滑溜,简直就是其乐无比。
  或许男人都是这样,越是比他大的女人,他就越有征服感,在征服的过程中得到极至的乐趣,看着比自己年纪
大、个头高的女人在自己的跨下,被操得求饶淫叫,男人哪会不高兴,不上瘾呢?
  「扑哧,扑哧,扑哧,扑哧,扑哧……」孙雨奋力地操动着屁股,大鸡巴在屁眼儿里快速地抽插伸缩,粗大的
鸡巴头儿摩挲着屁眼儿里的层层嫩肉,只弄得我浑身酸软淫水儿长流,只想不停地淫叫着,发泄心中的淫荡情怀。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快啊!加紧!使劲操!小祖宗!啊!啊!……」我一边叫
着,一边不停地耸动着屁股撞向孙雨,两个白嫩嫩的大屁股蛋儿在和孙雨的碰撞下香肉直颤,两个丰满松软的大奶
子则随着动作前后乱甩,直惹得孙雨急忙用两只手抓住乱捏乱揉。
  房间里,我和孙雨都动情地交合在一起,淫叫声,抽插声,再加上我那张破旧的床铺发出的『嘎吱、嘎吱‘声,
组合形成了一曲淫荡的嫩牛啃老草。
  「啊……」孙雨突然拔出了大鸡巴。我只觉得充实的屁眼儿仿佛一下子空了一样,又酥又麻又痒,真是非常难
受呢。
  孙雨高挺着大鸡巴急切地将我翻了个身仰面躺在了床上,我看着他,浪浪的说:「孙哥,我给您唆了两口大鸡
巴?」
  孙雨强忍着满心的欲火,急忙一手一个拿起我的两个丝袜子脚,他把两只小脚捏在手里夹住大鸡巴猛地一合,
粗大的鸡巴头儿在我的两个脚心里快速的摩擦着,脚心上的粗糙丝袜子只蹭了几下,孙雨就把精子射了出来。
  『扑‘的一下,一股火热的浓精喷在了袜子上,又是一下,又是一下。在我的袜子上留下了一道道白色的精子。
  孙雨并没有完全射完就停了下来,他还不想这么快就结束。
  孙雨一下子将丝袜子从我的脚上轻轻地剥了下来,然后把它放在床上,上面的白色精液清晰可见。孙雨说:「
来,继续。」
  说完他把我从床上拉了起来,我站在地上一回身,继续趴在了床沿上,孙雨照旧骑到我的身上将大鸡巴插进屁
眼儿里。
  我反身趴在床沿,在我脸的下面就是那双射满精子的肉色丝袜子,发亮的袜底散发着一股股女人特有的臭味儿,
上面的白色精子闪闪发光。
  真是尴尬啊,前有『来者‘,后有『追兵’啊,我被夹在中间,前后为难。孙雨一边大动着屁股,一边按住我
的头,终于,将我的脸埋进了丝袜子里,我张开小嘴儿,伸出柔软的舌头,一口口的舔起臭袜上的精子来,温热的
精子被我尽数消化下去,孙雨看到这才高兴起来。
  孙雨拔出鸡巴,将我翻了个身儿,他从床上拿起袜子看了看,乐呵呵地说:「好骚的娘们儿,舔得还真干净。」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轻轻地打了他一下,孙雨将袜子的脚底部分塞进我的小嘴儿里,然后举起我的两条大
腿,大鸡巴一挺『滋溜‘一下钻进屁眼儿里再次操了起来。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因为嘴里被塞进袜头儿,所以我只能发出闷哼声。孙雨一口叼起我的一个奶
头猛吸猛舔,跨下的大鸡巴更加暴涨起来,在屁眼儿里来回抽插。
  突然,孙雨紧咬奶头,闷闷地哼了一声:「嗯!」我只觉得屁眼儿里的鸡巴猛然涨大数倍『嗖!‘的一下,一
股火热的精子喷射进来,直烫得我浑身酸软,屄里一热,淫水儿『突突’地冒了出来,顿时瘫软在床。
  激烈的交合以后,我和孙雨都是满身的汗,我们躺在床上休息,我笑着说:「孙哥,这次感觉怎么样?」
  孙雨点点头说:「三个字,比较爽。」
  我和孙雨都笑了起来。
  看看时间已经是将近下午4点了,孙雨穿好衣服说:「大姨,我该回家了,这个点学校也快下课了,改天我再
来。」
  我说:「咳,着什么急了?你们家又不等着你做饭?在我这儿多呆会儿?」
  孙雨说:「今天晚上我还有事,嘿嘿,给我们班的一个女生过生日。」
  我笑着说:「是你相好的?」
  孙雨说:「咳,什么相好的,不过是他妈一个鸡巴,我们班的大部分男生都上过她,呵呵,跟个野鸡似的。」
  孙雨说完,从口袋里掏出200元扔给我说:「你收好了。」
  拿着钱,我心里十分高兴,笑着说:「哎呦,谢谢孙哥了。」
  孙雨笑着说:「客气啥。」
  我把孙雨送到楼下,外面的雨已经停了,不过天还是阴阴的。
  回到楼上,我把房子收拾收拾,虽然房间破旧,可毕竟是自己唯一的窝。收拾干净以后,我洗了洗身子,吃了
点东西,然后从床底下摸出一个半导体躺在床上,一边听着,一边打瞌睡。
  这就是我的生活,与其说无聊,不如说等死,一天一天就这么过着,我也不知道明天会怎么样?不过,只要今
天我还有钱,那就先花着,反正饿不死就行。
  转眼两个星期过去了,孙雨一直没露面,以前和我认识的几个老相好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其实他们都是到
外地打工去了,在这里,只有等着饿死而已。
  就在我正为了以后的生活发愁的时候,终于见到了一个老好人儿,看来我的运气还不错。
  那天我正在家坐着,忽然有人敲门。我急忙站起来一边问:「谁啊?」一边赶忙从柜子里拿出一面小镜子整理
整理,只听外面有个男人的声音说:「警察!快开门!」
  我一听,心里『咯噔‘一下,心说:警察来了?!又找茬来了!我哪有钱给他们啊?
  外面的男人仿佛不耐烦了,拍了两下门喊到:「快点开门!再不开门我可撞门了!」
  我急忙喊:「别撞!来了!」
  我惊慌的打开门,只见外面站着一个男人,正笑眯眯地看着我,我一看,哎呀!不正是老相好『光棍老许‘吗!
  我使劲捶了他两下说到:「死鬼!吓死我了!」
  老许乐呵呵的说:「我要不这么喊,你能这么快给我开门?」
  我笑着把老许接进房间,把门关好。老许一屁股坐在床上,说:「这么多天没来你这,我还以为你挪地方了呢。」
  在我面前的男人,有40来岁的样子,典型的南方人身材,各自不高,比较瘦,别看40多了,可浑身上下都
是一团精神,消瘦的脸庞,弯眉,大眼,高鼻梁,方口,头发油亮油亮的,被分成二八分一个漂亮的分头,上身是
黑色的短袖衫,黑色的裤子,皮鞋发亮。
  他就是老许,认识他的人都这么叫他,老许原本是外来人,后来他从南边倒货物贩卖到北方才在我们这里住了
下来,不过他一年到晚经常在外地所以要见到他十分不容易,由于他40多岁一直没成家,所以大家都叫他『光棍
老许‘他也不在意。不过我实在没想到今天他能到我这里来。
  我一边给老许倒茶水一边说:「这个地方的房租还没着落呢,我哪来的钱换个地方?」
  老许点上一只烟说:「你啊,真是越混越回去了,现在怎么不如以前了?」
  我把茶水递给老许说:「这阵子抓得紧,外面的夜总会都突击过了,听说罚了不少钱呢。」
  老许听完,点点头。
  我笑着对老许说:「老许,今天到我这来怎么着也砸两炮吧,找找乐子。」
  老许看着我点点头说:「嗯,到是有几天没摸女人了,你这个浪娘们儿,又好那口味儿重的活儿,特别对男人
胃口,来,砸几炮。」
  我高兴发走到柜子前面,利索的把全身衣服都脱了下来,然后从柜子里拿出那条肉色的连裤丝袜子穿上,再蹬
上白色的高跟鞋,走到老许跟前帮老许脱去衣服。
  老许的身上一点赘肉都没有,干干净净的,十分光滑,看样子好象是刚洗澡一样。老许的鸡巴挺普通,不过挺
起来也很长,硬度很强,不是那么容易就射精的。
  老许一边摸着我的身子一边说:「老妹子,这些日子想我不?」
  我笑着说:「想,可就是不知道你在哪?」
  老许笑着说:「没办法,为了生计吗,到处漂着……嗯……」
  还没等老许说完,我已经被他按在跨下叼起了他的鸡巴,软绵绵的鸡巴头儿被我用柔软的舌头来回吸吮,唆了
不一会儿,老许的鸡巴就有了硬度。
  「嘶……哦……」老许伸出两只手抓住我的两个奶子,一边揉着,一边慢慢发耸动着屁股抽插小嘴儿,透明的
黏液从大鸡巴头儿里分泌出来,就合着我的唾液紧紧发包裹着鸡巴头儿,老许逐渐兴奋起来。
  房间里,气氛越来越淫骚,我跨下的屄里也冒出了丝丝淫水儿把丝袜子都透了,屁眼儿里更是闷骚得很,钻心
的刺痒让我不停发扭摆着肥硕的肉臀。
  老许从我小嘴儿里拔出大鸡巴,刹那间大鸡巴就弹了起来,粗大的鸡巴头儿又明又亮,看着就滑溜溜的。老许
激动发抓住我的头发把我从地上拽了起来说:「来,操操。」
  还没等我说话,早已经被老许按在床头,他一手抓住我的头发按住我的头,另一只手快速的褪下丝袜大鸡巴顶
在屁眼儿上微微一用力「滋溜」的一下便钻了进去,一插都底,我当时痛快得淫叫了一声:「啊!……」
  紧接着,老许仍就抓着我的头发,奋力操起屁股来。
  「扑哧,扑哧,扑哧,扑哧,扑哧,扑哧……」一连串儿的脆响,又硬又长的大鸡巴在屁眼儿里恣意操弄,两
片白皙的肥臀被彻底分开,原本只有一分钱硬币大小的屁眼儿被饱满地撑到最大,任由着大鸡巴胡来乱操。
  老许紧紧地抓着我的头发,我被迫仰着脸一声声地淫叫着,房间里充满了淫骚的气氛,男人痛快地戏耍着女人,
追逐着最原始的乐趣。
  「嗯……」一阵快速的抽插过后,老许终于慢了下来,他长长地出了口气,说到:「痛快!真爽。」
  几天没有饱偿大鸡巴快乐的老许自然不容易得到满足,他把我拽起来,按在他的跨下,甩着大鸡巴说:「骚婊
子,你给我好好品品。」说着,老许将鸡巴放进我的小嘴儿里使劲地抽插起来。
  小嘴儿里的鸡巴,味道怪怪的,我觉得简直淫骚无比,急急忙忙地伸出柔软的舌头细细地唆了着老许的这根大
鸡巴,尤其是大鸡巴头儿,更是下了真功夫,两片嘴唇紧紧地含住后,用舌尖快速地在鸡巴头儿上打转,然后顶在
鸡巴缝儿上使劲往里挤,终于将大鸡巴头儿整理得干干净净油亮油亮的。
  「嗯……」老许的鸡巴楞楞地挺了两下,舒服得仰起了头,嘟囔到:「骚婊子!真骚!舒服……」
  唆了好一阵大鸡巴,老许才拔出鸡巴,将我再次从地上拉了起来,对我说:「再来!」
  我浪笑着坐在床沿,先将一只丝袜子脱了下来,然后将两条大腿大大的分开拳起,我用手拍了拍肥硕的屁股说
:「来吧,好好教育教育我,让我也知道知道怎么伺候您。」
  老许见我浪得可爱,乐呵呵的说:「行啊!又有新段子了。呵呵。」
  说完,老许毫不客气地将大鸡巴再次插进我的屁眼儿里,快速操了起来。
  「哦……啊啊啊啊……哦……哦……哦……」我一边浪浪的高声淫叫着,一边扭动着肥白的大屁股,配合着老
许的抽插,屁眼儿里的大鸡巴火热火热的,每次抽插,都实实在在地插进屁眼儿深处,粗大的鸡巴头摩挲着屁眼儿
里的层层嫩肉,带来解痒的同时又产生新的骚痒,真真让我们欲罢不能呢。
  老许站在地上,乐呵呵地看着我发浪的样子,两个松软饱满的大奶子随着我的动作前后左右地乱甩,再看那浪
浪的无毛儿淫屄,简直都被泛滥的淫水儿弄黏糊了,老许顺手掏了一把裤裆,几根手指被弄得黏糊糊的。
  老许乐呵呵的笑着说:「骚!真够骚!呵呵。」说着,他猛地前后耸了两下屁股,大鸡巴在我的屁眼儿里使劲
操了两下。
  我立时浪浪地叫了一声:「啊……」
  老许乐呵呵的问我说:「婊子,你啊啥?」
  我笑着说:「屁眼儿刺痒。」
  老许说:「鸡巴不正插着了?还刺痒?」
  我笑着说:「不拿鸡巴插不刺痒,越插越刺痒。」
  老许又使劲狠狠的操了两下屁眼儿,说:「那你就刺痒刺痒,你越刺痒我越爽,呵呵。」
  我笑着说:「你爽吧。」
  老许不再说话,他趴到我的后背上两只手捏定奶子,开始发力地猛操起来。
  「啪啪啪啪啪啪啪……」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房间里顿时热闹非常,肉肉相碰发出清脆的响声,再混合着我的浪吟叫
春,反过来更加刺激老许的欲火,大鸡巴头儿上刚刚被我唆了得已经十分顺滑了,可老许的性欲一来,自然而然地
就从大鸡巴里喷出了一股股的淫水儿,两下一润,不但屁眼儿里已经滑溜无比,老许的大鸡巴茎上更是象抹了一层
油似的,所以老许操起屁眼儿来就能感觉到更大的快活。
  「哦……」老许忽然一阵抖动哆嗦,我只觉得屁眼儿里猛地一涨,再一热,老许竟然射精了。其实老许不是那
么容易就射精的,这和他以前大不一样了。在以前,老许至少进进出出的玩儿上四、五个来回才算完,不把我的小
嘴儿弄得臭烘烘的根本不算完,可这次,才一个来回他就交货了,真是奇怪。
  老许紧抱着我又挺了几下,长长的出了口大气,鸡巴退了出来。
  「老许,爽了没?要是没爽,俺给你叼硬了鸡巴咱们再来一回,我给你打个半价。」我一边笑着,一边用手纸
擦拭着屁股,一边对老许说。
  老许一边喘气一边坐在床上,摆了摆手说:「不了,不了。唉,近来总感觉力不从心了,不如以前了。」
  我笑着说:「你在外面也要多留神自己的身体。」老许不再说什么,我拿过手纸替老许擦了擦,老许点上一只
烟吸了起来。
  老许又坐了一会儿,不外乎跟我说说南边的一些趣闻,这对于我这个从没出过门的女人来说,是那么的有意思,
我听得津津有味的。
  又呆了一会儿,老许看看天色不早了,穿好衣服,他塞给我一些钱就走了。我把老许送到楼下,对老许说:「
你别把我忘了,没事情的时候过来找我。」老许点点头,消失在街角。
  晚上,我胡乱吃了点东西,早早便睡觉了,今天也不知道怎么着,感觉挺累的。
  几天以后。
  我刚从早晨的市场上回来,趁着收市的时候买了些便宜菜。刚进楼口,发现有一个女人站在那里冲我摆手,我
走过去一看,竟然是『大浪姐‘!
  『大浪姐‘其实也只有我这么叫过她,那时候因为我们有矛盾,所以我挺讨厌她的,当然她也讨厌我,后来她
到别处去了,我们的矛盾也随之化解。前一阵听孙雨说她被派出所抓了,不知道怎么样了,现在她又跑来了。
  我走了过去,站在楼口的是个年纪和我相仿的女人,个子和我差不多,瓜子脸,细眉大眼双眼皮,鼻子挺直,
嘴巴又小又巧,皮肤白皙,大奶子翘屁股,不过腰稍微粗了点。她今天穿了一身黑,黑色的上衫,黑裤子,黑色的
高跟鞋,连脚上的尼龙丝袜子都是黑色的,看上去挺俏。
  『大浪姐‘的本名叫刘媛,同行都叫她『花大姨’。
  我走到她面前。刘媛笑着对我说:「陈姨,我等你好半天了,呦,你买菜去了?」
  我笑着说:「呦,这不是花大姨吗?好久没看见你了,到哪发财去了?」我成心气气她。
  果然,刘媛听完,把嘴一撅,说:「陈姨,您就别拿妹子开心了,我那点事儿您还不知道?还发财呢,我这不
刚刚把灾星挨过去吗?」
  我成心气她,认真地说:「怎么了?没听人说你怎么了啊?我还说呢,怎么也看不见你了。」
  刘媛没好气的说:「陈姨,告诉你吧,我让警察搂上了,这不,刚出来呢,这几个月辛苦攒下的俩钱全都交了。
这下你高兴了吧?」
  我心里发笑,脸上却苦到:「哎呀!妹子,你可是这圈子里的老手了,怎就失了小心了呢?」
  刘媛拉着我说:「行了行了,别提那倒霉的事儿了,你快带我到家里坐坐,我腿都累了。」
  我一边笑着,一边拉着她上了楼。
  其实,大家都不容易,虽然以前我们有过矛盾,那也不过是为了谁能多拉两个客人,多挣点钱,哪里有解不开
的死结呢?何况我们以前还好过一大阵呢。
  到了家,刘媛坐在床上,她四周看了看,对我说:「我估摸着你能好一点,原来也还是这个样,唉,其实你再
不成,也比我强,你还有个窝窝,我连这个都快没有了。」说完,刘媛似乎有点郁闷。
  看了她那样,我也十分同情她,毕竟都是苦人。
  我拿了杯水走到她旁边坐下,摸着她的肩膀说:「妹子别这样,这算个啥?咱们受的还少吗?这就是命,咱们
就是受罪的命,谁让咱没生在那个有钱的家里呢?今儿饿不死,咱们就活过今天,明天再说明天的事儿,哪就没了
路呢?」
  刘媛本来就是个泼辣的人,听完我的话也想开了。她又笑了起来说:「对,你说得对,明天的事儿,明天再说,
今天咱们先过着。」
  我和刘媛一直聊到了中午,反正也没什么事情,虽然我们都惦记着怎么才能挣钱,可既然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尽
释前嫌的机会,我们都不愿意错过,毕竟多个姐妹多条路嘛,更何况我们以前还曾经好过那么一阵,可以说是老相
好了。
  中午的时候我和刘媛一起弄饭吃,刘媛从外面买来了馒头,我做了两个菜,虽然没什么荤腥但气氛融洽,这顿
饭吃得不错。
  午饭以后,刘媛就走了,她临走的时候对我说她要去市场那边看看,另外晚上还要去站街,如果碰到一个人应
付不来的时候她会来叫我。
  送走了刘媛,我回到家里,觉得十分无聊,盘算着自己的这俩钱,最后我想到了孙雨,这个小子,这么多天也
没露面了,我不能总等着,还是出去看看。想到这里,我找出孙雨以前给我留下的手机号码来到楼下的公用电话打
了起来。
  「喂?」拨通了电话,那边的声音乱糟糟的,不过,我还是听出了孙雨的声音。
  「孙哥,是我,陈美丽啊。」我笑着说。
  「哎呀,是你啊。」孙雨的声音听上去挺疲惫的。
  我急忙说:「孙哥,怎么这几天也看不见您了呢?我可是挺想您的。」
  孙雨说:「这几天我忙着呢,每天上午去网吧里对战,下午和晚上在麻将馆里搓麻,没时间去你那。」
  我笑着说:「孙哥您肯定错不了,凭您的手气,肯定是稳赚不赔。」
  孙雨听完笑了,说到:「呵呵,你还别说,还真赚了几个钱,虽然咱不在乎那几个钱,就是玩的那个劲儿。呵
呵。」
  我笑着说:「孙哥,什么时候到我这里来啊?」
  孙雨好一阵没说话,忽然说了一声:「一筒!」
  然后他才继续说:「我现在正搓着呢,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孙哥,您什么时候到我这里来玩儿啊?」
  孙雨说:「过几天吧,这几天没空。」
  我笑着说:「孙哥,我这可是好几天没进的了,您上次不是说能帮我联系几个您的哥们吗?」
  孙雨又是一阵没说话,忽然叫了一声:「和了!哈!给钱给钱!」
  然后孙雨才重新和我说:「哦,你等等,我给你问问,今儿我这正好有几个哥们。」
  紧接着,我隐约听见孙雨说:「快给钱,哦,对了,我联系了一个鸡,你们谁打炮?」孙雨又说:「胖子,你
已经输了三百多了,典型的鸡巴不爽,你打炮不?」
  然后一个男人的声音对孙雨说:「那鸡干净不?」
  孙雨说:「不知道,反正我玩她的时候从来不带套。」
  男人说:「官价?」
  孙雨说:「人家也不容易,你还在乎这点钱?」
  男人说:「孙哥,我可都输了三百了。」
  孙雨说:「瞧你个熊样!这么点钱就熊成这样,跟你爸一样!熊!」
  男人不再说话了。
  孙雨又说:「蚊子,你打炮不?」
  又一个男人的声音说:「哎呀,行了,你叫她先过来,谁乐意打炮就打,你问个啥?赶快抓牌。」
  孙雨重新拿起电话对我说:「你过来吧,到北门的华帝娱乐城的地下来找我们,你跟服务员一说就行了。」
  我十分高兴,急忙说:「我马上就到。」
  孙雨想起什么似的说:「对了,你穿的那个一点。」
  我急忙说:「知道了孙哥,您放心吧。」
  回到家以后,我急忙拿出镜子用廉价的化妆品打扮了一下,然后打开靠在墙角的柜子,从里面翻了半天,终于
找到一件白色的涤呢紧身裤,这条裤子好象是以前的一个老相好给我的,虽然小了点,可还不算过时。我穿好肉色
的连裤丝袜子,然后再套上紧身裤,上面穿的是一件米黄色的女杉,下面是棕色的尖头高跟鞋,一切弄好以后我对
着镜子看了看,然后马上走出家门。
  华帝娱乐城在小小城市的另一端。是一家官私合办的消闲场所,这也是小小城最高档的娱乐场,几乎所有在小
小城的小姐都汇聚在此,不过这里的消费的确比较高,虽然比不上大城市,但也不是小小城里的一般老百姓能享受
得起的,所以到这里来玩儿的客人尤其是本地客人,一般都是自带小姐,结帐的时候只需要多给20元的床位费,
不过有一点,这些自带小姐的客人必须是有点后台背景的人,就象孙雨。
  我到华帝娱乐城的时候刚好下午4点,天又阴了起来,隐约还能听见闷闷的雷声,整片整片的乌云从东南方飘
过来,眼看着一场大暴雨有将来到。
  我走进华帝娱乐城,整个娱乐城被分成好几部分,一般的客人都在上面玩,只有关系户或者老客人,才有资格
到地下去娱乐,地下一共是两层,第一层大部分都是单独的小房间,成堆的小姐都坐在走廊里等待着客人。第二层
是台球和麻将,不过这里的台球麻将都是赌博性质的,这里就是一个大赌场。
  我走到地下娱乐的入口,入口的地方有一个小房间,门紧紧的关着,上面写着「员工休息室,闲人免进。」在
休息室的门口站着几个服务员,其中一个见我来了,急忙走过来说:「请您上楼消费,这里过不去。」
  我笑着说:「小兄弟,我是来找人的。」
  服务员上下看了我几眼,仿佛知道我是干什么的了。他说:「找谁?
  我说:「孙雨。」
  服务员说:「你在这里等一下。」说完,他走进了「休息室」。我估计这个「休息室」里肯定有和下面联系的
通讯设备。
  一会儿的功夫,服务员又从休息室里出来,他走到我跟前对我说:「你从这里过去,往左拐。」
  我越过休息室,走了进去。因为我并不是第一次到这里来,所以轻车熟路地找到了地方,顺着楼梯一直走到了
地下二层。这里感觉闷闷的,好象进了山洞一样,走廊很窄,两边都是一个一个的小房间,门口坐着几个等活儿的
小姐,虽然各自都不同,可有一点一样,每个小姐都是一条连裤的尼龙丝袜子,高跟鞋,上面带着乳罩,女人的那
几件玩意全都是清晰可见,这里就是男人淫乐的地方。
  这里的通风好象不太好,潮湿闷热,几个等活儿的小姐都无精打采的,昏昏欲睡。偶尔也能听见从小房间里传
出的声音,有男人赢钱以后的兴奋叫声,输钱时候的骂街声,小姐的呻吟声,听上去乱糟糟的。
  守着走廊的前端有一个小台子,有一个年轻的女人坐在台子后面,虽然这个女人并不算漂亮,可眼角眉梢都带
着浪劲儿,她是这里管事的。
  女人一见我来,用眼瞟了一下问:「找谁?」
  我说:「孙雨。」
  女人撇撇嘴,慢慢地从台子后面走出来站在我面前,我看了她一眼,她下面穿了一条白色的连裤丝袜子,脚上
蹬着一双白色的高根鞋,袜子里面是丁字裤,前面扣进屄里,后面夹在屁眼儿里,看上去很浪。
  女人上下看了我几眼,说:「流萤?以前没见过你?」
  我笑着说:「不象别人靓了,手背做的,平时也送个外卖什么的。」
  女人忽然笑了,说:「会玩儿拍子不?跟我玩玩?」
  我笑着说:「有机会啊,陪姐你玩。」
  女人笑着说:「跟你瞎侃呢。」说完,她向前走去,我紧跟在后面。
  女人走到一个小房间门口敲了敲门,听见里面的人让她进来,她把门打开走了进去,笑着说:「孙哥,您的人
来了。」
  这个房间不大,50多平米的样子,正中间有一张桌子,四周四把椅子,孙雨他们正坐在那里搓麻将,房间里
比较闷,还有一点潮,再加上浓浓的烟气显得好象有一层雾一样,整个房间只有一个小通风口与外面相连,所以换
气不是很通畅。
  房间的一角上,有一张半旧的双人床,床头还有一个简易的水池,水池上面有水龙头。床上堆放着书包和衣服。
孙雨他们一个个都光着膀子,甚至那个胖子连裤子都脱了。在房间的另一角还有一张沙发,上面坐着两个年轻人,
或许是累了,他们把头靠在沙发上都睡着了。
  孙雨见女人进来了,冲她点点头,然后对我说:「陈姨坐那吧,你等等。」说完,孙雨又继续打牌,而带我进
来的那个女人也走了出去。
  我走到床边,迅速的把衣服脱掉,只穿着袜子和高跟鞋,然后走到孙雨的跟前笑着说:「孙哥,赢了多少啊?」
  还没等孙雨说话,那个胖子对我说:「过来,坐我这儿来。」
  孙雨对我说:「你去陪别人去,我这儿正不顺呢。」
  我急忙走到胖子的身边一屁股坐在他的腿上,胖子乐呵呵的把我搂进怀里,一手摸牌一手摸奶,他笑着说:「
我早听孙雨说过你,呵呵,一直没机会,这次可算见到了,呦,够成熟的!呵呵。」
  我笑着说:「胖哥,瞧您说的,成熟才好啊?知道疼您,服务到位。」
  这个胖子真够胖的,浑身都是肉。不过,不是那种肥肉而是硬邦邦的肌肉,看样子他的个头比我高不少,力气
估计小不了,胖子也就20来岁的样子,短平头,长脸,小眼睛,大鼻子,方口,浑身的皮肤黑黝黝的,跨下当啷
着一根棒槌大小的大鸡巴,鸡巴头儿发红,看样子就够让人心惊的。
  胖子让我把腿分开,他用大手摸着我的屄,我用手摸着他的鸡巴,摸了一会儿,胖子对我说:「叼。」
  我从胖子的腿上下来,跪在地上,可是胖子的两条腿冲着桌子,我只好钻进桌子里,然后跪在胖子的两条大腿
间叼起他的鸡巴来。
  胖子果然很利索,在我小嘴儿一阵紧忙活下胖子的鸡巴马上硬邦邦了,粗大的鸡巴头儿直冲着他的肚脐眼,楞
楞地立了起来,从饱涨的鸡巴头儿的中缝里随着他的大鸡巴一挺一挺的挤出一股股的透明粘水儿,全被我用柔软的
舌头抹在了他的鸡巴茎上了。
  「嘶……」胖子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仍旧不忘喊了声:「北风!」把牌打了出去。
  我一边用心地唆了着胖子的鸡巴,一边摸着他的大腿,大腿特别粗壮结实,腿上满是汗毛儿。
  『扑棱‘的一下,胖子的鸡巴猛然挺了两挺,他伸手把我从地上拽了起来对我说:「来,坐我腿上,把鸡巴插
屄里。」
  我浪笑着站了起来,扭了个身儿,然后把丝袜子褪到脚脖子上,用手扶着硬邦邦的火热大鸡巴慢慢坐了下去。
  「哦……」我高声淫叫了一声,粗大的鸡巴已经完全插进屄里,我只觉得里面特别的充实火热,他的鸡巴好象
插进子宫里了。
  「扑哧,扑哧,扑哧,扑哧……」我坐在胖子的大腿上晃动着身体,上上下下,左右左右,在屄里的淫水儿和
大鸡巴的双重润滑下操起来更加顺利了。
  孙雨见到我们这样,笑着对胖子说:「胖子,让小三替你吧,你这样,还能赢?」
  胖子一边耸动着屁股一边说:「我,我说,你看着吧!这圈我准赢…嗯!」
  说完,胖子伸出一只大手把我揽进怀里,另一只手还不忘记抓了张牌,然后又打了出去,底下,胖子的两条大
腿紧绷,屁股不安分地一个劲乱耸,我只觉得屄里的鸡巴更粗壮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一边叫着,一边扭动着身体,屄里的淫水儿特别饱满,直把大鸡
巴弄得滑溜溜的。
  或许是我的淫叫声高了点,刚才看到的那两个睡在沙发上的年轻人醒了。其中一个说到:「我他妈正做好梦的!
  你这个死胖子,胡折腾啥?!「
  另一个说:「我说刚才他不让咱到床上睡呢!原来给自己留着地方呢。」
  胖子也不说话,仍旧一边打牌一边操屄。
  孙雨听完笑着说:「小三,面条,你们俩一会儿也打两泡?」
  小三说:「等我把输你的钱都赢回来再说吧。」
  说完,他们各自点上一只烟抽了起来,不过他们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我和胖子身上。
  这圈牌并没有象胖子说的那样,他输了,输给了虾米,而且输得还挺惨,一下子就输了300块钱。
  胖子没说什么,把牌一推,然后稍微一用力,把我抱了起来,他站起来说:「让谁先替替我,我先好好打两炮,
心里有火,我说赢不了呢。」
  孙雨听完笑了起来。
  胖子抱着我走到床边,他抽出鸡巴让我趴在床上,然后胖子把我脚上的连裤丝袜子褪了下来放在鼻子底下闻着,
我刚一趴好,胖子马上就按着我的肩膀骑了上来,下面的大鸡巴顺利地插进屄里狠狠地操着。我也开始浪浪的淫叫。
  「啊!啊!哦!哦!哦!胖哥!使劲啊!啊!啊!爽!爽!胖哥你真伟大!啊!啊!」我一边扭动着屁股,一
边浪叫着。
  胖子一边送着屁股,一边趴到我的耳边说:「嗯!爽!我一会儿还要操你的屁眼儿!操!」
  我赶忙浪浪地说道:「胖哥!您的太大,我不行呢!」
  胖子说:「你不就喜欢大的吗?孙雨都跟我们说了!」
  我浪浪地说到:「哎呀!胖哥,您就别骚我了!我保证,把胖哥您伺候得舒服,伺候爽了!只要您多给我俩钱
儿,您就随便!想怎么玩儿就怎么玩儿!」
  胖子说:「钱不是问题,重要是我爽了。」
  胖子趴在我的后背上,两只大手按住我的肩膀,强劲有力的屁股一下下的向我猛顶猛撞,粗大的大鸡巴实实在
在的插入我的多水儿浪屄之中,每次插入都会发出『扑哧,扑哧‘的响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胖哥!您真伟大!操!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粗大的鸡巴
头儿摩擦着我的屄肉,我只觉得浑身酸软,屄中发热,前几日在家的闷骚之感竟然一扫而光了!只觉得痛快淋漓,
酣畅之极!不过也别说,自从上次和老许打过泡之后,我一直没接到客人,浑身的不舒服,尤其是前后的这两个浪
眼,一到晚上竟然觉得刺痒无比,一心只想着能找根大鸡巴来操操爽,不想今天如愿了。
  痛快地操了一阵,胖子拔出大鸡巴,我懒懒地回过头来,问道:「胖哥,来啊?怎么停了?」
  胖子的脸上也见汗了,他说:「过来,给我好好叼叼,一会儿,操你的屁眼儿。」
  我一边浪笑着,一边扭过身子跪在胖子面前,张开小嘴儿唆了起他的鸡巴头儿来。唆了了好一阵,我吐出他的
鸡巴头儿说:「胖哥,您可一定要多赏俩钱儿啊?」
  胖子点点头说:「只要让我爽了,自然多你钱。」
  我笑着说:「您放心!保证让您爽!」
  胖子的大鸡巴被我用小嘴舔得油亮油亮的,鸡巴头儿上沾满了粘粘的唾沫,十分润滑。胖子觉得差不多了,他
对我说:「来,撅起来!」
  我站起来趴在床铺上,柔软硕大的屁股高高地撅着,胖子正要拿鸡巴往屁眼儿里操,孙雨忽然在那边说话了,
只听他冲我喊着说:「胖子,你先等一下,让她自己先抠抠,要不你这么大的鸡巴头儿根本进不去。」
  胖子一向听孙雨的话,何况孙雨说得有理。胖子一边轻轻地撸着硬邦邦高挺的大鸡巴一边对我说:「听见孙哥
的话了没?」
  我点点头说:「知道了,胖哥。」一边说着,我伸出两根手指放进小嘴儿里沾了些香唾,然后将手绕到屁股后
面慢慢的插进屁眼儿里来来回回的弄了几下。
  胖子一边看着,一边撸着鸡巴,然后说:「再来两下!这就完了?」
  我急忙又从小嘴儿里弄了些唾沫然后再次插进屁眼儿里。胖子说道:「抽插的动作快点!别那么磨蹭!」
  我听出胖子仿佛有点不太高兴,急忙按照他的话,两根手指快速的抽插着屁眼儿,胖子嘟囔着说:「一点配合
都没有,欠他妈练!」
  我也不太明白胖子说的是什么意思,只是赶紧按照他的话去做…(四。全文终结篇)
  「嗯……快点!快点!……这么慢!……呵呵……快点!」胖子一再催促着我。我几乎有点紧张了,两根手指
插在屁眼儿里不停地进进出出,然后再放进自己的小嘴儿里润滑一下。
  柔软的屁眼儿只觉得酥麻麻的,屄里的淫水儿也不自觉地冒了出来,胖子一边乐呵呵地看着我,一边猛撸着硬
邦邦的大鸡巴,我回过头来,看见胖子眼睛里的笑,这才知道,原来他是拿我找乐子呢,男人都是如此,象我们这
样的女人不过是他们开心的玩物而已。
  胖子快速的撸了几下大鸡巴,从饱涨的鸡巴头儿里,挤出一股浓浓的透明淫水儿,胖子的两根手指熟练地将淫
水儿均匀的抹在整根大鸡巴上,然后对我说:「行了,我来。」
  我抽出插在屁眼儿里的手指,然后扭过身子,趴好,用力地将屁股撅了撅,胖子也直起身子,顺势趴在我的后
背上,大鸡巴顶在屁眼儿上微微一用力,就钻了进去。
  「嗯……啊!」我淫叫了一声,胖子的鸡巴头儿果然够劲头儿!比孙雨和老许的都要大许多,而且特别的硬,
火热火热的大鸡巴楞楞地插进屁眼儿里直让我闷骚无比。
  胖子毫不客气地先给了我几十下狠的,粗大的鸡巴带着泛滥的淫水儿在我的屁眼儿里左右冲撞,外拉内送,我
想叫,又叫不出,想喊,又喊不了,只觉得屁眼儿里酥麻之极,热烘烘的,真骚死了。
  「哦……胖……胖哥!伟大!胖哥!您真伟大……哦哦哦哦哦哦哦哦……」我一边淫叫着,一边扭动